Aominekise

愿我们在彼此看不到的岁月里,熠熠生辉。

明我

第一次试水 不会取标题 心痛

方思明x“我”

“我”即云梦,只有一点点,不影响观文。标点符号有问题请轻拍。




与方思明的相识颇为有缘,虽是价值观截然不同的我俩,却没想成了朋友。一同经历了施家庄与掷杯山庄的换魂事件,金陵恶父凶弟欺侮二丫之事,还有中原两村交恶,替绿萝调解之事。
可是相识越久,我却陷的越深,越来越沉醉在方思明的魅力之中。世上竟有如此矛盾之人,一面是心狠手辣,另一面又是温情不已。充满了黑暗,又心怀一丝光明。
“今夜是八月十五,我邀你来,想同你一起喝酒。我以为你会嫌人多不会来,没想到你竟然比我早到。”
环视了一周,看着酒馆内熙熙攘攘的人,一眼就认出了酒桌旁眺望着窗外的方思明,清冷孤傲的气质似乎将他与这个世界隔离开来。
他并不看我,喝下手中的佳酿,冷冷地说,“既知人多,还约此地?”
话虽冷,却无不耐之意。
“人多热闹嘛,毕竟中秋佳节,若只有这轮圆月,岂不可惜,大家一起欣赏才是别有一番滋味。”
我三步并作两步,坐到方思明的对面,赶忙倒了一杯酒灌入口中,为的是让自己心中所想不要脱口而出。
我又怎能让你听见我心中扑通扑通乱跳的声音呢,我又怎会说是害怕假如只有我俩我抑制不住自己的冲动呢,满腔的爱意就像不停活跃的火山,不知道哪一天喷发。
对面的人还在不停的喝酒,似乎对我的解释不以为意。
“方思明方思明,最近我跑遍了好多地方,遇见了很多事,我说给你听啊?”
对面的人还是不语,依旧看着窗外的月亮,喝着美酒。
我哂笑一下,“你不说话,那就当你是默认了啊”,然后便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前几天我回门派,你猜怎么!”
方思明继续品着美酒,视我为空气。
“我替昭飞兄去选定情信物了!他说他要和溪云师姐成亲,他一个大男人又不懂女孩子家家的东西,叫我帮他选,那我当然帮他选了杨树林和雕牌还有香奶奶的限量胭脂水粉啊!哪个女孩子对这些不心动!!!你说?”
谈到胭脂水粉,我一下子激动起来。
“幼稚”,方思明不屑的哼了一声。
好吧,就算是不屑,就算是回应了我,不让我演独角戏了。
“我在华山的龙渊附近挖出了一坛酒,没想到是齐无悔前辈的酒,吓的我呀,当时齐前辈就剑指着我的脖子,跟我说,“一个小小的江湖新秀还敢动老子的酒?”虽然我是暴力奶妈,但我哪打得赢齐前辈啊,于是我赶忙求饶,我就和他说,前辈啊这酒也太香了,我不知道是谁的,挖了出来请多见谅啊!我赔你我们掌门最爱喝的桃花酿,绝对是上好佳酿!结果他说,我懂个屁,那是他和风无涯前辈一年前埋下的酒,约定好以后一起来喝的。这下我就知道我闯大祸了。我当然得继续赔礼道…”
“你有没有事,齐无悔没伤你吧?”
我的“歉不是嘛”还没说出口,便引来了对方一声急促的发问。
“啊,那…那个…”
“说话别结巴。”
“哎呀,你的突然关怀让我有一丝紧张嘛。齐前辈倒是没伤着我,可他让我挖三颗雪莲给风前辈疗伤。你说这可不是存心累死我吗,雪莲那么珍贵,平常我一个云梦优秀青年医者都搞不定一颗,齐前辈还要我挖三颗!”
“别挖了,我给你。”方思明放下手中的酒杯,细细的看了我一眼。
我忙摆手,“不用不用,我花了整整一个月,满世界的找,到处挖,总算是凑齐了,就是感觉人要死了而已。”
“白痴。”方思明这下看都不看我,转而继续喝酒了。
“还有还有,前几天蔡师兄约着在…”,说着说着有点口渴,打算拿起酒杯喝一口。
酒还没送到嘴边,便马上被方思明拽住了手腕,清酒撒了一桌子。
“蔡师兄?蔡居诚?”
方思明的手指凉凉的,握住手腕的皮肤传来了阵阵酥麻的感觉。
“诶?你也知道?也是,武当的蔡师兄很受女孩子们欢迎的,就连对头华山都喜欢去点香阁看他,天天给他送银子,估计就是因为如此,华山才那么穷的吧!”,假装毫不在意,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我,想偷偷让方思明握久一点,延长一下时间,方思明的手真是太棒了。心里不断感叹。
“他约着我去三生树下,跟我说着什么,他虽然很凶,但也知道我喜欢他,他迟早有一天为我打下这一片江山,什么拳打华山,脚踢武当,什么云梦暗香都不放在眼中;又是什么我是他遇见的最美丽的奇迹,其他胭脂俗粉看不顺眼,还说什么看见我就想小鹿在心中砰砰乱跳…”
话还没说完,方思明一把将我的手甩下,给自己斟了杯酒,眼神继续看着窗外的圆月,再不吭声。
突然被这种状况搞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我,不知道是否继续发声。
沉默了好一段时间,方思明还是没有丝毫理我的意思。
“好吧好吧,方思明,既然不想跟我说话,那么我们就喝酒,一醉方休吧。”我只好自己替自己解围,缓解这莫名沉重的气氛。
随后我便一杯一杯不停的给自己斟酒,不停的灌入喉中,大概是不胜酒力,刚五杯下肚,脑子就昏昏沉沉,一丝委屈就上来了,再几杯下肚,心里话都说出来了。
“方思明啊方思明”,对面的人看着眼前的少女砰的一下趴到在桌上,开始胡言乱语的叫着他的名字。
“我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你的呢?”
少女借着酒劲一吐心扉。
“是二丫之事,你…你当时的神色黯然,二丫的父亲像是让你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不能自拔时,我突然产生了一丝心疼,那模样竟让我感受到了想要珍惜。”
“还是绿萝之事,你假借着杀手的名义屠村,实际上是想要两村借此机会和好。明明…是…是一颗温暖的心,却…却偏要用错误的方式来表达。”
“或者是听着你说绿萝是第一个不害怕你真心对待你的人之时,我苦涩的心情呢。”
说着说着,方思明眼前的少女不停啜泣着。
“又…又或者…是…杀手误伤绿萝时,你…惩罚杀手时…冰冷的语气与平常没…没什么区…区别,我却从中读出了…你对绿萝的心疼。
可能我是魔怔了吧。”
突然眼前的少女,声音还染上了一丝委屈。
“明明早已知道你是当时船桅上扔爆雷的人,也明明知道你与我的相识也其实并不是有缘而是你有意接触香帅,我却刚好是香帅身边之人,更明明知道你是万圣阁少主,我却还要继续接近你。还每次拿深奥的话来搪塞我,拒绝朋友之称。你说,世界上哪里有这样的人嘛…
哼,方思明,你明明那么多缺点,可见着你,为什么脑子就只有你对我的好。”
不知为何,明明是醉酒了,埋怨的话却说的十分顺畅。
渐渐的,眼前的少女不再言语,似乎是睡着了一般。
方思明望着皎洁的月光,撒在少女的脸上,像是披了一层薄薄的纱。
“傻,我与你的相识只因是我愿意,并非楚留香。我也从未喜欢过绿萝,倒是你,你这么好的人,喜欢我可惜了,拒绝你,可是给你逃离我的机会,可你还要坚持不懈的同我做朋友。”
方思明摘下金甲,骨节分明的手一下又一下轻轻的抚摸着少女的头发,像是对待世界最美好的事物。
良久,方思明放下一锭银子,将对面的少女背于背上。
少女的脸靠在方思明的肩膀上,呼吸均匀的洒在方思明的脖子上,有一丝痒,痒在方思明的心里。
走出酒楼,已是深夜,路上已经没有行人,只剩一轮清辉挂在天上。
突然方思明感觉耳边轻轻响起声音,“方思明其实我是装醉的,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要负责的啊,还有,蔡师兄那里我没说完,天地良心,我发誓,我可没有喜欢他,我就是觉得蔡师兄好玩,他那儿肯定是按照梁妈妈给的词照念的,肯定每个人都这样说,你可别吃醋啊。”
“我知道你没醉”,方思明转过头,刚好对上少女的眼睛。亮亮的,透着一丝狡黠。
“诶?你怎么知道我装醉?”少女一丝惊呼。
方思明突然笑出了声,“你真醉的时候哪有那么轻啊。”
“啊,什么啊,方思明你竟然嫌弃我重。”我紧了紧手臂,更加围住了方思明的脖子。
“方思明方思明,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方思明想都没想的说,“那一夜,天机营。”
我脑海中回想起了那一夜。
“我说过要拉你一把,就绝对不会放弃。”
此刻“我”目光诚挚地注视着对面身穿玄色长袍,脸上戴着一面金边面具,此刻帽中滑下一丝银发,即使是这样也掩盖不了此人的俊朗相貌,月光挥洒着,周围的人仿佛都成了大漠戈壁的陪衬,景象动人极了。
方思明的脑海中也回想起了那一夜,他冲着将军说,少女与谁来往是她的事。
而少女冲着他说,“我说过要拉你一把,就绝对不会放弃。”少女的眼睛,依旧亮亮的,像大漠里稀有的星星。
方思明回过神来,紧了紧背着少女的双手。
“说好不放开我啊,要是逃了,我可是要折磨你到死的。”
听到这种别扭的“告白”,少女笑嘻嘻的,吻了吻方思明的脸颊,凑到耳朵旁说,“方思明方思明,我前几天学了一个诗句,我念给你听啊。”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