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minekise

愿我们在彼此看不到的岁月里,熠熠生辉。

Twom真的是丧到死
刚开始有人求救我还愿意出门远行救助受伤的人

结果第一天晚上就撑不住了 

夜晚选择的是寂静小屋?很顺利的闯进去了 发现是一个老爷爷老奶奶的屋 不想拿老爷爷老奶奶的物资可是不拿主角三人就会死 原本以为拿到物资的我能让记者帕夫列和厨师活的更久一点 脑子却回想的是老爷爷不停在旁边哀求的一刻 内心的愧疚感真的完全爆发 我明明知道黄昏将近的他们缺失即使是那么一点点的物资也无法继续生存下去
shelter内大家互相沉默
走出了错误的第一步的话那么啊还有许多后悔的路要等着你继续前行呢

厨子才不管老爷爷老奶奶的死活 他说 他能活就行了

选择教堂的时候 想下楼 

神父说叫帕夫列不要去打扰他们 他们是神父的病人 如果需要的话可以跟他交换
可我为了能夜晚多搜寻物资根本没有带任何其他东西 除了一把匕首 还是选择了下楼 楼下看起来不像是病人 却像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 不知道为啥 拿他们的物资的时候内心平淡如水 甚至还想多搜刮一些
然而我小瞧了他们 不止我有匕首 他还有刀 互相捅刀的时候 发现他楼下还有一群伙伴 仓皇失措的逃跑时 面对询问发生什么事情的的神父 我却以为他要阻拦帕夫列 匆忙几刀结束了他的生命
当时就大脑一片空白 我的天啊 我怎么可以这样做 在教堂实施偷窃 还杀了神父 满脑子都是慌张与不安的我快速选择了让帕夫列回家
shelter内充满压抑的气氛
帕夫列沉浸在自己杀人的懊恼中 记者内心感觉不安的同时同情着假如战争结束后的帕夫列 可是厨子 内心毫无波动 甚至庆幸帕夫列带回来那么多东西
我几乎不让厨子出去因为他的背包比帕夫列和记者的小 我想 他根本带不回那么多需要的物资
再然后是汽修店 这次出去的依旧是帕夫列 可我没想到 我让他葬身于此 帕夫列拥有的只有匕首 而对手拥有的却是真枪实弹
帕夫列死了
才第八天 我最喜欢的角色就那么死了
面对强者只有忍气吞声 面对弱者却无能为力
厨师是怎么死的呢 帕夫列死的时候 他难过了一会 记者死的时候他难过了一会 可仅仅是难过一会就结束了 喝完酒抽完烟 他的世界又是第二个明天
可我没想到我以为毫无同情心的厨子 他竟然会自杀 妇人来求救 可shelter内已经没有满足她的物资 妇人死于他的面前 我想 厨子可能是真的熬不下去了吧 活着比死了还要难受

这个游戏就真的很惨啊
比我昨天玩的life is strange作出救chole还是小镇的抉择还让我难过
真的就让我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 所塑造的道德三观全都不复存在
啊啊啊啊真的好丧啊
算了我不玩了 考完我再回去丧

评论